裂纹

老家有个姑爷70大寿,去祝寿的时候发现很奇怪的一件事。
姑爷和他哥哥是邻居,可是他们中间横隔一条臭水坑。水坑里黑黑绿绿的水和乱七八糟的垃圾,散发着一股隐隐的臭味。
两户人家,又是亲哥俩,明明20米啊就能串门的距离,中间弄个水坑把串门的距离变成了50米,串个门还得围着水塘走一圈。
后来才知道,早年间兄弟俩关系还挺好,等到各自成家之后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界。哥俩因为是邻居,就因为门外的道场的界线起了争端。
最开始只是一条边界线的问题,后来演变成一个大水坑。
再后来发现,这个水坑没有增加串门的距离,是直接拒绝了串门。姑爷70大寿,隔壁的哥哥并没有来,大门紧闭。
以前,他们也是哥哥让给弟弟吃大苹果的兄弟。
以前,他们也是弟弟帮哥哥一起打架的兄弟。
以前,他们也是一起上学,一起放学,一起开心,一起难过的兄弟。
现在,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兄弟。
当我嘲笑他们没有胸襟的时候,我哥哥要结婚了……


本来准备写个故事的,后来发现还是短文方便


2017年已翻篇了,凛冽的寒冬带走了不少老人,度过寒冬等到春天的老人们,就像是又捡回一条命一样。
春天暖融融的阳光照在满脸褶子的小太爷脸上,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新时代新生命悄悄蓬勃发展的感觉。熬过了这个年头,小太爷已经80岁了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农村已经不再是旧时候的农村,农村开始朝着城镇的方向发展,新农村已经陆续在各个地方推动。而我们这儿,大部分人都已经搬到新农村居住了,旧农村只剩着一些老人和旧房子。
一间破旧的房子一个孤独的老人,三三两两的散落在村子里。原本满满当当的村庄,拆迁过后,显得格外的孤独零落。白天听不见爷爷奶奶喊孩子回家吃饭,晚上也听不见狗叫。
小太爷的80大寿打破了沉寂的村庄。这天,风和日丽,小太爷家门口的道场上停满了小车,衣着光鲜的人们纷纷来祝寿。
小太爷家隔壁是个小水塘,一个浑浊的小水塘,里面丢了乱七八糟的垃圾和黑黑绿绿的水,散发着奇怪的味道。小水塘的旁边就是大太爷家了,兄弟俩是邻居。
“哎呀,云生啊,这边走这边走”小太爷生怕停车的不合理利用位置,亲自去手舞足蹈的指挥着来客停车。来祝寿的人实在太多了,道场上停满了车,可还有车正往里面走。大爷赶紧的跑到后面去,指挥着后面的车辆停进大太爷家。走过小水塘的车辆不得不慢慢的退出去,再停大太爷家。要是没有这个小水塘,一个转弯就过去了。
大爷年轻的时候,也是乡里的热血少年,为人豪气,所以村里的和附近村里的,结识了不少人。来祝寿的,除了亲戚朋友更多的还是朋友。太爷60大寿的时候,那才叫一个热闹,几个村里的好友都组了个民间乐团,吹唢呐、打小喳、点点鼓,虽然不复当年灵活身段但是节奏依然清晰。
而今80大寿,已经少了好些熟悉的面孔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