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东哥

我抢了一个带有晦气的红包!
从成都回来已经两年了,当时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留下更多朋友的联系方式就走了。因为所处地域不同,留有联系的人也日渐联络少了。可是五天前突然有个人把我拉到一个微信群,我进群一看我的天呐,都是以前的好朋友啊,开心。
微信里发包抢红包是常态,尤其是新组建的群,发红包已经是一个默认的规则了。这不,马上就有个人发了个红包。关于抢红包,经过长期抢不到红包的历练我已颇具心得。不问来由,不辨是非,有红包就玩命的点。
当我打开红包的时候,脑子突然“嗡”了一下,为嘛是个200块的大红包?
然后群里就发了一串消息“东哥肝癌晚期,请大家给一点爱心慰存,表达浓浓情谊,伴东哥渡过最后的时光”。
我的天呐,东哥肝癌晚期了!
我的天呐,我竟然抢了人家的爱心红包……我赶紧把红包退出来,但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丝不妙。
第一次见到东哥,东哥是个大腹便便的样子,走起路来左摇右摆的,似乎是必须要这么摇摆着走才能保持平衡。个子矮矮的但是精神抖擞,深厚镜片下面狡黠的眼睛总给人他能随时跳起来打你脑袋的感觉。
第一次去东哥的部门,是东哥的上级面试我的。当时的那场面试糟糕透了。
主管:就简单的问你三个常识问题。第一个问题,勾股定律在国际上叫什么定律?
我:What!!!我会用这个,难道一定要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?
主管:那就是不知道咯?第二个问题,1Kg在国际上是怎么定义的?
我:What??
主管:也不知道啊?第三个问题,酸碱性PH值是怎么计算的?
我:啊o_O,常用H+浓度来表示溶液的酸碱性,一般情况我们都可以直接检测出来的,为什么要算?
主管:一问三不知,你是什么学历的,换下一个人。
这时候东哥跳出来了:“NMMP,老子招人招了半个月咯,老子说怎么老是没得人,都被你给我卡到起。我不管,这个人我要定了!!!”然后,我就被东哥拖到他的部门了。
就这样,我被一问三不知之后还能通过面试,事情就是这么玄乎。我问东哥:“东哥,我刚刚面试的时候可是一问三不知啊,我怕会拖你大腿!”
东哥答:“捏个龟儿滴问题老子也答不上来……”Σ( ° △ °|||)︴
如今跟东哥一别好几年,头一年还能看见东哥的朋友圈,今儿去哪儿吃了什么,明儿又去哪儿玩了什么,意气风发。再后来,很少看见东哥的朋友圈了,到现在已经看不见他的朋友圈了。
在微信群里看见了他现在的照片,已是干瘪瘦小的人了,还是有笑容,只是这笑容里的味道太难体会。
今天早上打开微信群,里面全是“东哥,走好”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