荆门的新华书店

因为高中不在荆门读的,所以对荆门还是比较陌生。

比较熟悉的两个地方,火车站和新华书店。

每次坐火车的时候,都要先去一趟新华书店。或许,是我想再碰见她一次吧。但是,谁能连续有两次好运气呢?

背井离乡,虽然有仗剑走天涯的豪迈,但抵不过盈盈的忧桑。自从毕业以后,时间飞快,往日熟悉的面孔变得陌生。脑海里开始迅速挤进来各种人物,而这些人物都带着一种特性,他们来去匆匆,有时候能记得住长相,却对应不上名字。

她,也是突然挤进我脑海的人物。她的名字没有出现过,长相从来都清晰,一如久雨后的第一缕阳光。

那是个雨天,又得出去打工了。

心情低落,来到新华书店。因为是初春,好多人亲戚都没走完,所以书店里略显得冷清。

当我在书架上看中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,我的手和她的手鹏在一起,两个人同时看中了这本书。我们相视一笑,开始攀谈起来。

“你也想看这本书啊?听书这本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诶!”

她嫣然一笑:“我就是觉得名字挺好听的”

听完她的坦白,我们一起笑起来,其实我的想法也一样。

人,一生里会有很多种这种相遇,也会有很多种这样的错过。我们就这样,相谈甚欢的告别,没有留姓名,没有留电话。

走在雨里,没两步,开心变做了忧桑。我想着,我应该回去要个电话吧?

当我快步流星的回去,人早已不见了。

错过了人,但是不能错过火车。匆匆忙忙赶到火车站,离发车还有30分钟。巧不巧的,她也在候车厅,被我一眼发现了。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,我真想抱抱她,真想告诉她我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。人一紧张就有尿意,我把行李放在她旁边去上一趟厕所。

上完厕所后,照着镜子,搭理搭理下头发,洗把脸,深吸两后气,。缘分这东西,就是这么神奇,你怎么都想象不到竟然还能在这里碰到,说不定还是同一趟火车,同一个目的地呢?

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,她正焦急的朝着我招手。

原来,是她要进站了。她挤进人流里,我问:“你这是去哪儿?”

“上海,你呢?”

“我去成都,一路顺风”

“嗯嗯,一路顺风”说这句话时,她已经被人流挡住了,只听得见声音。

缘分这东西,就是这么神奇,如果我不照镜子,不洗脸,不做那些无谓的心理准备,我们是不是会有更多的时间?

从此分隔后,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我从来没有翻过。每次看见这本书,都想起那次的不勇敢,和一个遗憾。

时过境迁的某年某月,参加公司的捐赠活动,给贫困地区捐书。我的藏书很多,况且我也是外地的,根本带不走,索性全捐了。每一本书,我都要摩挲回味一下,每一本书都有对应的一个故事。

当我打开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的时候,书里居然写的有名字,还有一串电话号码。是她……

内心无比激动,原来她对我也有感觉,原来我竟然是个傻子,从来没有翻看过这本书。我激动的照着书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。

“嘟、嘟、嘟……”我应该怎么说呢,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,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了?

“喂?”终于接通了,谢天谢地,声音如此脆耳,虽然时隔多年,我还是能从一个字里就确认是她。

“喂,你还记不记得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?”

“你是不是电话打错咯”还等不及我继续说,电话的那头啪的一声挂断了我。

缘分这东西,神奇的很,你永远不知道,它给你准备了些什么。我还是会去新华书店,只是去的时候再也不带关于青春的心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